2010年1月28日

匡廬畫記﹙四﹚



昨日外出,停了一天。
北京太乾了,之前調好的色都結成盤底的固漬,
再拿起筆,塗塗抹抹,心卻一直游離在圖畫之外。

午前的光線穿過陽台,掠過床緣落在畫上,
這道光時暗時亮,想是天上有雲飄過,
屋里靜的出奇,秒針的一隔隔的跳著,
投光緩緩地在畫上移動,思絮像穿過光線微塵,紛亂的找不到一個註腳。

想到昨天朋友問起,我為什麼會喜歡畫畫,
簡單且無法回答的問題,
就好像被問「你為什麼會愛上我?」。

4 則留言:

Coffee n Tea 提到...

鏡田︰與生俱來的!是一種福氣。

蘋兒 提到...

嘩....原來你全職畫畫架!好利害好讓人羨慕的生活!

鏡田 提到...

Coffee n Tea
其實人人都有與生俱來獨屬的福氣.

鏡田 提到...

蘋兒
係呀...我係畫畫架..不過這種生活真係唔值得羡慕囉..只是我固執的選擇罷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