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月11日

恨心失度


一種徹裂的痛突然襲來,
一連兩個天亮,怎麼等的那麼慢長。
整個思維生了荊棘,觸不得,
只好讓所有變成灰白。
何時玻璃杯碎了一地,捨不完的晶瑩換來點點殷紅,
昨天洗的衣服還沒脫水,案臺的筆洗只留下一圈圈的墨輪。
喔…我在那里?

這個鏡頭這怎麽好像見過,在記憶深處,
接連上速寫本里的一張小圖,
那年,在維園的噴水池邊,
拾來鄰座他人家留下的報紙,
畫畫水池對面的樹,這樣起碼可以控制主意力,
別讓自己再問「為什麼」。

4 則留言:

Ingrid 提到...

真係沒有相當底子不可能徒手畫出呢幅野~

鏡田 提到...

係呀,有一張相當好的報紙當底紙嘛..哈

Ingrid 提到...

哇,玩諧音喎

鏡田 提到...

Ingrid:
妳都可以試下,找張報紙畫畫,
報紙的紙感幾好用呢.不過要有油墨印過的報紙.純白報紙又差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