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4月21日

廬山



廬山,對我來說是一個情意結。
打從初中時臨沈石田的廬山高起,廬山已是我心中的朝聖之地。
其後,大千先生的廬山浩瀚開闊,氣吞大江。
秋園先生的廬山雄奇樸茂,煙雲靈動。
他們的畫都直接塑造了我心中的匡廬。

01年,與小白遊三峽,至宜江折道南返,失之交臂。
02年完成了我的廬山高,以之寄情。
之後她與她都有說過要陪我去的...結果,卻沒了結果。
今年暑期,喜在有好友願意作陪,終見匡廬真面。
去了五天,始見三疊直下,五老峰巔,留戀於山巒之間不願作回。
這張是在牯嶺鎮上,時值黃昏,坐看觀雲亭。


November 21, 2006

身在太行寫生途中,找來舊文充替.

8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當年聽你之言找觀雲亭,尋尋覓覓,忽見一髮青山伸出,松樹古拙天奇,不遠處有亭翼然其上,於是拾級上下,怡然抵達。
亭建於高崖之上,風光無限,毛澤東句「無限風光在險峰」形容仙人洞外,用在此處,看來更妙。
觀雲亭東或東北方乃鷹咀崖,據聞冬來雲重,雲海到了崖邊即一瀉而下,勢猛如虎。惜小弟賞時值初春三月,雲已輕輕的,便只嘆緣慳罷了。
另,從索道站往下走向三疊泉那一段,風光猶美,可惜當時行程難就,竟至交臂。

東(聊作補充之用)

laulong 提到...

不識廬山真面目,緣因未往。

終會一遊的!

小丁 siuding 提到...

好靚啊.畫左幾耐呀.

師姐 提到...

你該回航結束遠行了吧?
怎麼多日不見你的蹤影?

鏡田 提到...

東哥:
我去時是暑天,三疊泉上流一段也是坐索道而過,不妨約個冬期同往之.
廬山,除了山上.更多勝跡散於山下,如李太白的九天落河,在黃崖,山上就看不見了.

朗兄:
吾國文藝史上,如少了廬山,幾乎會段不成章,
有空千萬別錯過了些山.

鏡田 提到...

小丁:
唔係好耐,記得係日斜時分畫的.畫到紅霞滿天的時候.一個小時之內吧.

師姐:
我已下山.

匿名 提到...

恭喜兄台練成下山。

謹賀

匿名 提到...

廬山烟雨浙江潮,未到千般恨不消,
到的還來別無事,廬山烟雨浙江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