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5月1日

面對真相



半個月的太行山寫生,一天霧,一天雨,
其餘的都是百分百的陽光伴著凜冽而乾燥的山風。
我靠著山壁,坐在崎嶇的崖徑邊上,
烈照下的畫紙白的刺眼,
落下的水墨乾的很快,滿心的潮濕也跟著蒸發。

世界變的只剩對象和表象相對的兩極,
我站在中間,
一個角度,一片巉巖,
點線面無限的交疊,
面對著太繁雜的自然,
足以讓我的每一筆都帶著力不從心的慚愧。
自然那麼安靜,卻根本無法看清,
什麼樣的表達語言都顯的如此貧乏。
引用李德老師的一段話,大概形容的最為貼近:
「那個『真實』它既是『一瞬』而又是『永恆』的混合體,
它看來生機活潑、躍然流轉,
而又呈現著亙古不變的『莊嚴相』。」

5 則留言:

♥♥♥♥♥ Jennifer™® ♥♥♥♥♥ 提到...

your blog is very good

匿名 提到...

這篇很有些老子「大音希聲,大象無形」的味道。
越是複雜,越想化繁為簡,但越想化就越有心無力。英國文論家Terry Eagleton說好書的其中一個必要條件是,你看過後,不禁冷汗直下。人兄面對大山的時候,大概如是。
也好,十年看山,從表象切入,姑不論能否出來,亦已知道世界是值得我們花盡心力去追求的。
恭喜下山!

laulong 提到...

田兄:

待你的太行山畫象!

鏡田 提到...

東哥:
幾時一起上山啊.

朗兄:
寫生的作品回來整理收拾了幾天,主要是賦色,結果又弄壞好了幾張...離了真相,無奈.

laulong 提到...

創作是一個既甘且苦的過程,壞掉了幾張,許是過程的一部分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