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4月15日

燭影



「她對你來說真的很重要嗎?」
「嗯...是吧。」
「你願意為她付出所有?」
「我已沒有剩下多少的所有。」
「什麼樣的情況才會令你放棄她呢?」
「到我沒飯吃的時候吧。」
「那你現在的處境呢,能一直這樣下去嗎?」
「不能,已快到盡頭了。」
「那你還在堅持什麼?還能堅持什麼?」
「因為我還活著啊,所以還會繼續畫下去。」

晚風習習,燭光閃爍。
妳問我還回來嗎?我搖搖頭無以回答。

9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彷彿作了一個傷感但偉大的決定呢!

「你還回來嗎?」你沒有回答
我搖搖頭,然後走開
讓你的燭光獨佔整個世界
我退回黑暗的地方

但是,誰甘於寂寞呢?
感覺越是沉淪、頹廢
心中越是伸出慾望的觸鬚
是的,這黑暗即是一塊園地
黃瓜綠豆,玉米芝麻
燃一點曙光,或者
我與你共行

近來較忙,小弟久未露面了。你這個浪子真是感性得不得了,大部份的篇章都如是,此即郁達夫所謂sentimental,小心,別真個《沉淪》下去。

聶秀康 提到...
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。
聶秀康 提到...

『必經沉淪,掙扎,反覆,』才能啟發有故事的人生,才成就偉大的作品,既然你有這份堅持就應以無懼之心走下去...於我...藝術創作是需要固執的.

眼下你以為處於谷底,誰知高山是要每一小步每一少步...慢慢爬去上的.
我看到你巳在途中...!

匿名 提到...

镜田:
我也为你这份气节与坚持所感动,雖不懂艺术,但我知道优秀的艺术家大多经过困顿,失意,正是因为他们那份坚持才有日后之成就,
佛教古德有云:“只有大死,方能大生”。我相信你可以做到,我们会静静的看着你如愿成就。。

顺祝 柔顺安忍

明 馨祷

Ingrid 提到...

確實有些太感性了,呵。

也許不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,而是在堅持一個已作出的重大決定?

不知,亂猜。

不過說到沉淪,我想我第一個舉手,哈哈~~~

匿名 提到...

鏡田:

看到你的文字,真的感覺到你那種鍥而不捨的堅持,但確實有點傷感啊!! 每個人內心深處總有軟弱的一點,疲了,倦了,一個人,真的很難撐下去,總想找個實在的肩膀。
或許,在感覺困苦的日子,沒有出路的日子裏,只有聽著商台的叱o宅903,寫著屬於自己的博客,想著遠方的朋友,按時在家裏煮著麵吃(雖然有時錯手煮得很難吃,但不要緊),不再熬夜不眠,不再苛求自己,讓『它』靜靜的放鬆著,不感到任何的抑壓,慢慢你會感到『它』的冀昐和渴求,於是又有了前行的勇氣和力量,繼續追尋屬於自己的理想,好好的掌握自己。我定會支持你的。
相信你在太行山一定輕鬆自在,美景在前,有所得著……

左耳進 右耳出 提到...

廣寧:
內心碰撞的聲音是煎熬
結束後的開始是種蛻變
不管結局如何,總算是了無遺憾....不是嗎?

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
期待能在台北見到你的畫展
(是巡迴畫展嗎?嘻嘻)
祝福...

鏡田 提到...

吹息蠟燭,皓月當空,
流光千里,遙遙相顧.

東哥:沒有真正的黑暗,所以我並不傷感.

3耳:
謝謝鼓勵,其實一路都是風光明媚啊.

明師:
別提(藝術家)這名詞了.這詞太重,我只是想畫畫而已.

鏡田 提到...

Ingrid :
(也許不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,而是在堅持一個已作出的重大決定)
完全正確.

儀:
(雖然有時錯手煮得很難吃)這可是高度機密!!!!
我已從太行回來,謝謝支持!

左右耳:
我第一個畫展就在台北開的,那是個我最喜歡的地方,如作巡迴第一站除此無他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