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4月6日

恍若隔世



陽春三月,今天出門經過樓下,
驚見數日前還是乾枝硬梗的庭木,白花已開的壓枝盈樹。

近月來,開始了一系列的創作,
因為長桌已容不下畫面,我只好每天都在地板上爬來爬去。
除了偶爾去買午餐,我已成為百分百的宅男,
甚至還懷疑起自己的語言能力是否已經開始退化。
畫面上的明暗代替了日月的輪遞,
寂寂間,不覺已過清明。

東風穆穆,飛英成雪。佇立在花下,竟恍若隔世。

ps:照片上的梨花開在08年的麗江速水古城.

8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哈哈,,今天被我燒了頭香,,
聽說北京的春意正濃,臺北是怎麽了?一直陰雨綿綿,好像冬天還不甘心就這樣離開。今儿个一早實在扛不住,只好又穿起了絨衣禦寒,
鏡田,你要珍惜大好的春光哦,多出去透透氣,小心宅男做的發霉,,

问 春安!

匿名 提到...

偶爾過路
你的梨花很漂亮.可惜是年下璀放
做藝術的人多口舌樸實.那代表造詣高深
沒甚出奇

樸居男

梁巔巔 提到...

影得好靚!

有時間畫一幅比較一下. :)

laulong 提到...

田兄:

為學與游藝都要有一種沉湎的苦,或是樂。

想我讀書時要應付考試,也像自閉呢!

鏡田 提到...

頭香-隆-明-師 ,大吉祥!
哈哈...台北一向是個雨城啊,你還在平地呢,要是陽明山上,晴天機會可比燒頭還難.

樸居男:
我猜麗江的梨花今年依舊依.

巔巔公子:
畫一畫到是可以.不過要跟造物主較量就不敢了.

朗兄言是.百味皆在其中.

Ingrid 提到...

果然係同類
我近排覺得自己越嚟越講野詞不達意

鏡田 提到...

Ingrid:
詞不見得要達意才可觀啊.

Ingrid 提到...

lut lut cut cut就唔好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