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2月24日

夜雨


回到了住處,已是傍晚時分,
收捨完行李,天已盡黑。
屋內很靜,除了墻上秒針堅定的跳動聲外,
餘下的是一陣陣嘈嘈切切的雨聲,
夾帶著冬雨的冷意透入窗來。
雨一直下著下著...
腦海里浮現出一段余秋雨先生的文字,
正合當下的思緒。

「在夜雨中想像最好是對窗而立,黯淡的燈光照著密密的雨腳,
玻璃窗冰冷冰冷,被你吐出的熱氣呵成一片迷霧。
你能看見的東西很少,卻似乎又能看的很遠。
風不大,輕輕一陣立即轉換成淅瀝雨聲,轉換成河中更密的漣漪,轉換成路上更稠的泥濘。
你用溫熱的手指劃去窗上的霧氣,看見了窗子外層無數晶瑩的雨滴。
新的霧氣又騰上來了,你還是用手指去畫,畫著畫著,終於畫出了你思念中的名字。」

9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"鸿雁在云鱼在水 惆怅此情难寄"呵呵。。想不到我们古人也会有这许烦恼啊,,罪过!罪过!

Hana 提到...

雨像一塊布

laulong 提到...

鏡田兄:

你的文字、攝影很有情味!

匿名 提到...

喜歡在窗邊看著外頭,聽著滴答雨聲,彷彿時間瞬間停止,自己也不存在於這空間中般的感受.....
m

鏡田 提到...

隆明師:
何時再與師相會,渡化愚下.
合什 感拜!

hana:
妳的雨像是什麼樣的布呢,
新?舊?破?碎?是絲是麻?

朗兄:
得知您老光臨,不覺戰戰兢兢.
以前在學校工作,見到校長我都避的就避.

m
妳的確不存在那空間里了.
因為我知道妳去了那里.

laulong 提到...

田兄:

言重喇!我這個老二冇大冇細,冇大係我好多時唔理阿頭,不觀其色也從不賣賬;冇細係我同啲下屬玩埋一堆,攬頭攬頸,哩種形態我好鬼享受!

鏡田 提到...

朗兄:
高境界啊!!!

匿名 提到...

晚飯過後,現在這邊也開始下起雨了......
喝著茶、聞著空氣中專屬於雨的氣味,聽著滴答聲,只能說愜意呀!!

m

鏡田 提到...

m:看著雨的你又在想什麼呢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