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2月22日

首都


十一點左右,火車越過黃河,
接著是好幾個小時的蒼蒼莽莽,
天壓的很低,
乾枯的華北平原只剩得一層單純的焦黃在無邊際漫延著。

回到北京,已是下午三點。
乘計程車駛出火車站的地下通道,
一陣淅淅瀝瀝的密雨打在車窗上,
西站外的街景映化成點點滴滴的水珠,頃刻間流的成一片。
我問司機:「我聽新聞說,北方不是大旱嗎?一到北京卻下這麼大雨。」
「這是什麼地方,首都啊!哪兒旱都旱不了這兒啊!」司機用帶著自豪感的京腔回答。

7 則留言:

聶秀康 提到...

果然天子腳下!
聽說打了造雨彈.

xiao zhu 提到...

是喜,還是悲?

鏡田 提到...

3耳:
是不是人造雨不得而知,
不過天子腳下的那份氣勢到是處處流露.
曾聽說有北京近郊居民在外地被問及來自何地方,都會直接回答,(首都來的)

小朱:
喜悲到是不敢論定,
首都者,首善之地,總有他的特權,
也好體現曾蔭權宣示的「親疏有別」.

匿名 提到...

相片照的是甚麼地方的大旱?很特別!

匿名 提到...

還是只是一幅大旱的牆壁?

市場維京人 提到...

北京人有北京人嘅自負,上海人亦有上海人嘅自傲,香港人亦有香港人嘅認叻。其實世界各地都一樣呢。

鏡田 提到...

東哥好眼力,照片正是紫禁城內的一道紅漆大門,漆皮上的裂縫是皇朝百年的印記.

維京人:
的確,人的地域觀念很重.
一個香港都有九龍人,香港人之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