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8月30日

天上人間


預計十月我會去一趟杭州。

又是這里,
在你我生命里,總有某個地方並非常住,
與慣常的生活也沒有太大關係,
然而,隔個一年半載,
卻會突然無理頭的來一句:「那個地方好久沒去了。」
然後眼神放空,好像想起舊情人似的,臉上浮過瞬間的茫然。
或是在煩悶的工作時突然閃神,
發現有縷淡淡的牽念,會令人有絲不顧一切逃往的勇氣。
它偶爾浮現在夢里,觸落在筆尖,
於我就是那麼一個地方。

07年黃山回程,
刻意轉道經杭州回港,
在湖畔艷遇上這片黃昏。
踱步蘇堤,找一塊平石臨湖坐下。
軟風拂柳,藻荇浮浪,
瀲灩的水色映著夕光,
遊舟點點,吳山橫濛,
晃晃一念來去天上人間。


PS:拍完照片,Y已踱出很遠,昏黃的身影在桃花柳葉間迷散。

13 則留言:

Ebenezer 提到...

看來,你應該好好去 retreat 的了。

Ingrid 提到...

我上次去杭州,學人哋食蓮蓬,西湖沿岸啲阿婆賣果啲,食完嘔咗我兩日-_-"

匿名 提到...

嗯.....
我也要去~

鏡田 提到...

Ebenezer:
此次去杭城是因為老師的九十回顧展.
匆匆來去,只能說又去一次.

Ingrid :
新鮮蓮蓬沒理由會食到肚嘔呢.怪怪.我還一向以為係杭州食野都比較放心呢.

匿名 提到...

常認為文章的最精彩處往往在結尾部份,因此你的吳山點點,軟風拂柳,水光瀲艷,藻荇浮波雖有其吸引處,但真正吸引我的還是還句:
拍完照片,Y已踱出很遠,昏黃的身影在桃花柳葉間迷散。
是迷散.......這種與正文不甚和諧的用字,令我不期然給老朋友上書一句:吳山點點愁,但也有周邦彥的「小楫輕舟,夢入芙蓉浦」。
你們江南的遊子為何就有這般的浪人愁緒?小弟年事越長,反而越是羨慕。

聶秀康 提到...

細閣東哥之言有感,
容我插句咀....
羨慕倒不必,到底各自修維有人風平浪靜,祇是江南才子多韻事!
順祝新婚如意!

鏡田 提到...

又見東哥留言!!幸哉!
可能真係有一些在血脈之中的固漬.揮之不去. 見笑啦.
也因同由,所以總對杭城猶添情.

3耳:
妳祝早了.東哥婚期未到呀.

Ingrid 提到...

唔知,可能解毒過頭
又可能阿婆加咗料
仲之就嘔得好過癮~

laulong 提到...

田兄:

醉於柳陰下!

有廿年多前拍的西湖夕照,遲些效田兄驥尾上誌。

匿名 提到...

多謝3耳!
我們也有好久不見了。

鏡田 提到...

Ingrid:
以毒排毒,當係清腸胃啦.
只是阿婆加料..好有女巫挮萍果的畫面呢.

鏡田 提到...

朗兄:
廿年前的西湖..哇..期待古早的原味.

聶秀康 提到...

東哥
素別多年,也代問候Sheeta,你倆就結婚了祝你們一切如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