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8月18日

滄浪畫記



這是我的工作環境。
作品尺寸六尺以上的就無法在畫桌上操作了,
所以,整個滄浪系列除了序章外,全是轉戰地板。
創作過程中,多數時間都是非常枯燥的工作,
加上這種表現方式又太過磨人了,
有時突然停下來晃然的問自己:「我到底是在為什麼?」
看看自己,明白為何大部份家長都不支持自家的孩去從事藝術。

這張圖是第四天的工作記録了,離完成還遠著呢。
前前後後的幾張滄浪系列,我已在地板上又蹲又趴了兩個多月了。
難怪李德老師概嘆:
「做一個畫家多麼難,他要有哲學家的頭腦、詩人的心、工人的手。」
當然什麼樣的爛事,多少還會有些所得的。
前天,在剛休息時,也就是對著這張畫,
鼻子一酸,我竟流起淚來。
悲嗎?喜嗎?
畫了這麼多年竟第一次對畫而泣,
太神奇的感受,解釋不清的心理運動,
我就是沒來由的哭了一場。

5 則留言:

laulong 提到...

田兄:

創作甘苦,真不足為外人道。

匿名 提到...

加油啊~!雖然我畫的跟你不同..但大家一起努力呀!---------老朱

鏡田 提到...

朗兄:
哈哈,打碎了牙合血吞.哈哈

老朱:
知道你又重拾畫筆,太開心啦,
知道你又回來,那感覺還在吧.
我們是一群被畫畫招喚的小孩.

Ebenezer 提到...

你哭,是因為太感受那份滄桑的味道?

鏡田 提到...

Ebenezer:
先歡迎你來留言.
之於滄桑,我好像沒提滄桑呢.滄桑嗎.沒那麼嚴重啦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