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0月5日

戀月狂和恐月症



晃然,又是中秋。
網路上冷冷清清的,外面的月亮就那麼吸引人嗎?
不過是比平常明亮一點罷了,
憑什麼就攬走了普天下的牽念,還要掀動起千古思情嗎?
忍不住推窗探頭出去,
一抺浮雲帶過,裹著的銀暈照出一層樓闕,
想必廣寒宮里藏著那個名字。
可惜,因為在黑龍江邊為了摘滿天的繁星而碎壞了相機,
不然就可以用鏡頭將月宮拉近,或拍下來在電腦里放大了來尋找。
浮雲淡開,寒光刺眼。
別看久啦,北地的月色太冷 ,
會映的人臉面蒼白。

我似乎得患了余中光詩里的戀月狂和恐月症。

PS:沒法拍攝今夜中秋月,借一張黃山的寒月代之。

5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你說中秋,我也寫了幾句,大概唐人所說「天涯共此時」,此吾與兄也。

我寫的其實不是中秋,而是秋分,早數天。人說時間到此,一分為二,大地開始生涼,那種夏日的溽暑終於離我們而去。

有感,遂成詩。

開一開郵箱吧。

laulong 提到...

田兄:

好美的照!

Ingrid 提到...

戀月又恐月?乜你咁矛盾阿?

鏡田 提到...

東哥:
可唔可以將你的詩放上來給大家欣賞呀.

朗兄:
謝謝讚美.

Ingrid:
生命處處都充滿矛盾嘛.

匿名 提到...

哈囉....鑑人
我是你的大學同學...慧貞....
我要結婚婚囉...11/21

你那時會來台灣嗎??
假如沒有..也沒關係...留個言給我...祝福我吧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