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9月11日

蓮想


我思索了好久,
竟完全記不起何年何地與這朵睡蓮相遇過。
這段不期必定是在某一個夏天,
妳在水一方,綻著不留餘地的燦爛,
好像只為今天。

那天的風有穿過林蔭間嗎?
沙沙的聲音是繫連不起的回憶碎片在作響嗎?
妳仰望的天空是不是很高?
潔白的積雨雲讓妳誤會了天長地久的傳說。
還是那天的午後就下起了雨,
打碎了妳以為永遠可以映照天空的水面。

遠離了那個夏天,也找不回睡蓮盛開過的地方。
原來,我們忘記的遠遠比記著的多。

10 則留言:

聶秀康 提到...

或者我們腦內的記憶體往往低於我們所遇到的事情,所以想忘的住住多於想記的,又或許最近你都喝多了!

ps,哈哈,我也貼了蓮…真巧!

xiao zhu 提到...

怎麼蓮花竟如此美艷!

鏡田 提到...

3耳:
真係可能近排飲多佐.

小朱:
娉婷獨立,其清穆如.
她本來就美.

xiao zhu 提到...

其實是我少見多怪吧,從未想過蓮花會美得如此艷。

Ingrid 提到...

還是那天的午後就下起了雨,
打碎了妳以為永遠可以映照天空的水面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應該是個很可愛很純情的女生哦~


原來,我們忘記的遠遠比記著的多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嗯,而且有時候記得的也未必是看到的,也許只是想看到的

鏡田 提到...

小朱:
那現在會不會有興趣,下次經過花墟時買些睡蓮回家插呢.
我記得上年係廿元五支.如果日日換水,可以在家里開上5天.

鏡田 提到...

Ingrid :
妳想多啦.
純情的只是初綻的蓮花而已.

Ingrid 提到...

你影既呢副蓮花似乎冶艷多過純情,哈哈~~~

鏡田 提到...

Ingrid :
係好似濃艷佐少少,淡妝濃抹總相宜,見在她開合時間上的限制,原諒一下吧.

xiao zhu 提到...

太濃艷的東西不太適合我。但是我倒不知道花墟有睡蓮賣,也許下次路經時會去看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