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6月20日

六月.未名湖




六月里的某個下午,
我穿過悶熱的市區,去了一趟北大。

盛暑無風,
依著未名湖畔徐行。
如鏡的湖里天光雲影,
沒有一絲的漣漪餘痕。
只有此起彼落的知了聲,延續著昔日的熱情。

荷花尚未盛開,
我在湖邊柳下沒有遇到朱自清,
卻碰上了莫奈的畫架。
或許,只有在大師的筆下,
無比的熱情和冷靜才能得到完美的平衡。

9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京城的湖訴說近代文學史的悲哀:
太平湖,老舍走投無路,無處安心,迎著八月驕陽,自沉湖底。
昆明湖,王國維,四大教授之一,國難當前,陳寅恪頌其一死殉大倫。
淹不死人的就只有未明湖了。太淺,不然定藏了無數憂國憂民的英魂。
幸好,也有朱自清的河塘月色。

好好在那文化氛圍下接受薰陶吧。

laulong 提到...

田兄:

像屈子行吟澤畔,躑躅江湖。這時候,孤獨就是一種智慧。

鏡田 提到...

投水是種絕佳的逃避,避入江中與大地同流,避入湖裏興青蓮為伴.大才學者的選擇還是近於生命的再寄之情.更重要的是..要抱緊大石.別浮了上來.就會被人數口袋裏還剩多少錢啦.

北大的一塔湖圖..是靈魂,是精神.
東兄:傳妳兩句北大的校歌.
(珍重讀書身,莫白了青青雙鬢。
男儿自有真,誰不是良時豪俊)

鏡田 提到...

哈哈..朗兄.
我正在說避入大江的事.您就提到屈先生了.
大概孤獨是人唯一可以把握的吧.
然而,真正的面對又太超乎人性啦.
我喜歡獨處,卻害怕孤獨.

3隻耳朵 提到...

不如說說英國的尼斯潮,內裡沒有名人雅仕投進,聽說水怪常三五出現...
那裡的湖區都美得如莫內的名畫!

Ingrid 提到...

盛暑無風,諗起都打冷顫~~
隔個太平洋,呢邊係暑到風未停,我仲未收埋見風褸,好驚~

鏡田 提到...

3耳:
唔知莫內畫佢的睡蓮系列是.有沒幻覺見過水怪呢...哈哈

Ingrid:
北京真係好熱啊.40度高溫,室內如蒸,室外如煎.
唔知可唔可以向大洋彼岸的妳借一褸的風呢.

匿名 提到...

老陳你的照片其實都不錯耶...可以考慮買個相機喔......老朱

鏡田 提到...

老朱:
有什麼好相機介紹嗎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