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3月15日

詩序


月前,鎮東兄寄來一信,內附其詩數首。
閱其序,感切甚深。
視之可代已言,故示於此。

己丑詩鈔
余中學學理,入大學始轉學文,庚辰始(零一年),至今近八載。八載亦不可謂不用功。嘗與摯友與璋、鏡田君論文,情切處皆以八載未竟一功而自覺虛度,君亦如此,不勝唏噓。
余自覺六一翁言「書有未曾經我讀」至理也,縱書未讀破萬卷,筆下固欠真神,然讀寫兼進,亦步亦趨,學力應能並進。春,年假賦閒,余於書房攻克二書後,忽發願仿襲自珍寫一輯詩,故學先生《己亥雜詩》,定名為《己丑詩鈔》。自知未如先生般「三百年來第一流,飛仙劍俠古無儔」人物,能克盡己職,不辱詩書,於願亦足矣。
是為序!

碩士畢業有感
(上平 十二文)
久負詩騷志,工商轉學文。
艱難天補裂,奮勵日偷昕。
經史艨艟艦,詩書壓頂雲。
三年江始漲,半點道初聞。
風過平湖闊,漣生寂水分。
開天窺日月,虛谷納紛紜。
旋即湖邊止,終朝岸上賁。
上欣嘉木秀,下怨弱風紋。
只可遙稱羨,何堪近與群。
方知三載業,未獲一功勛。
所得童蒙見,仍須自勉勤。

2008/11/26
2009/2/8(己丑年正月十四)定稿
註:照片拍於08年麗江行。

11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果然登了,但還是嚇了一跳。
現在已寫至第七首,過程中又發現了一些問題,部份已能修正。
最值得慶幸的是,發現自己仍有許多嘗試的方向。它們在那頭等著我。(最後這句有點浪漫,可以不理)

鏡田 提到...

東兄:
最後一句才是性情所在,最精彩.
如果這句可以不理,那我的所有文字都不用看了.哈哈.
另,期待拜觀你的新嘗試方向呢.

聶秀康 提到...

東哥從理轉修文,詩文竟有此功力,汗顏?太謙遜也!

laulong 提到...

東兄勁呀!

匿名 提到...

鏡田: 不得了!此處藏龍臥虎啊!!
今後老和尚再讓我寫古文,我就要拜托你幫我找槍手嘍。。嘿嘿!!

鏡田 提到...

東兄勁呀!真汗顏啊!
我都勁和多次.

明師:
你要紅櫻槍還是機關槍?

匿名 提到...

就要東兄這把重機槍就好啦!

鏡田 提到...

明師:
好.那我收起我的紅櫻槍了.有機會介紹你們認識.

匿名 提到...

各位:

都太言重了,只是各人的專業不同,術業有專攻而已。相信大家亦於自己的範疇,向定下的方向努力。

早前寄詩給人兄看,純粹想好友贈言,冀能獲得啟發。畢竟,火花是於碰撞之後才能絢爛,給他看,也就是給自己一個碰撞的機會。而且,像他這種對美學,甚至詩詞有深厚認識的人,意見自然是寶貴的。沒想到的是,人兄後來要求刊登在這裏,小弟深覺榮幸,豈有拒絕之理?只惶惶然不知所措,猶恐貽笑大方。

詩序幾句,尚不失之為虛妄,實情來的。自己寫時,已覺得不單代表了自己的困境,也代表了好友與璋及人兄的處境,序中都交代清楚了。只不知會否也引起此處各位高人的共鳴?

最後一句,「門外滄浪」眾朋友的水平似乎都很高,小弟於此忝陪末座,說上幾句罷了。

鏡田 提到...

東哥:
汝之回言,盡表謙謙之餘,還要向弟面上灑些金粉,言之太過矣.
到是不妨多施些詩文于我充場,我先謝過.
另:東哥可有發現我在你的詩序中改了兩字.
說正事,我近來正在想可否邀東哥為我畫冊寫篇短序.

匿名 提到...

人兄:

詩序給人改了,卻未發現,慚愧!
另,畫冊寫序一事,承蒙看得起,但我對畫的認識太有限,恐難勝任,辱沒你的大作。